和朋友的飯局

今天和朋友 A 吃飯,討論了很多關於事情。

> 談工作

朋友從我的言談中覺得我對現在的工作其實投入感不大。提議轉換行業會否是一個可能性。

其實我真是有點認為自己的工作沒有太大的滿足感,以及擔心行業太窄,一旦失業後果十分嚴重。

但是,我又擔心轉行的風險太大,所以開始打算向自己有與趣的地方稍作賞試去驗證自己是否真正適合那個行業。

> 談健康

朋友看到我最近精神很差,於是談到他最近開始強迫自己只要有空便做運動,然後發現十分累的時候做運動後會變得十分精神。

這令我想到我很久沒有做運動,結果沒有精神,再不想做運動,然後身體變得更差。

這令我想到是否自己越不想做的事情其實正是一個提示,這是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呢?

> 談溝通

事緣在於我們之間有一位朋友要移民,然後這位朋友A知道這個事實後開始很想珍惜這段問係,因為知道這段關係將要消失。結果這幾個月每次見面時他的言行有點令我覺得不舒服。

可是今天我才告訴他其實這幾個月來我都不太喜歡這個感覺,然後發現人與人之間如果有溝通問題的話最好盡快提出,因為這樣可以給大家有機會去修複。

然後我在想,如果每次跟朋友見面時都當作最後一次見面,給對方知道自己想對對方說的話,不要拖到下次才說,可能很多問題都能解決。甚至能夠穿越生死。

為何會這樣說?

我們對於生死的其中一個遺憾,就是不珍惜在生的人,到他死去後才後悔有很多說話沒有告訴他。如果每次都不拖延地把自己想對方知道的說話告知,萬一有甚麼意外,要做的事都已經做了。



分類: 自我思考
寫作日期: 2017-08-06

隨機文章: